南洋大厦业主又被违建闹心

  • 投诉人陈先生告诉记者说,通道被改是在1月17日晚上,当时大厦其他业主都已离开后,大厦一楼二楼业主趁管理处和其他业主都不在的情况,用很快的速度将出口用玻璃隔段封闭。第二天人们到大厦时发现情况便立即向管理处投诉,被封上之后店面立即出租给了其他人,管理处只得向街道办反映情况。记者在大厦管理处证实了这一说法。

    “本来这里人多,过道狭窄,进出口不好找,现在又一条通道让堵上改成了商铺,逃生路更少了!”昨天,位于罗湖区嘉宾路的南洋大厦业主向本报投诉:部分业主将大厦通道私自改为商铺,给大厦的消防安全埋藏隐患。记者了解到,南洋大厦违建问题曾多次见诸报端引发人们关注。2012年深圳“两会”期间,多位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到现场查看了解情况,并将“南洋大厦问题”打包带上两会“求解”。时隔两三年,南洋大厦业主又被违建闹心,不得已再次向媒体求助。

    市人大代表杨剑昌曾将南洋大厦的情况作为罗湖商业恶性竞争、破坏商业环境以及违建等问题带上了深圳两会。杨剑昌说,“南洋大厦问题凸显了特区建设当中存在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,这些问题在今后的城市发展过程中将越来越明显地显现出来,业主随意更改建筑内部结构、私搭乱建就是其中最典型的。就以南洋大厦内部‘打梁锯楼’加装的电梯为例,既然有关部门认定是违建,为什么还要通过安全检测等方式让违建合法化,正常使用呢?”(记者 赵东眉)

    记者来到南洋大厦看到,大厦被再次封堵的出口位于嘉宾路,出口处已经被玻璃隔段围起成为一间临时出售冬装的商铺,里面几名男女在店内营业。这里原来是大厦的一个主要出口,也是主要的消防通道,总宽度约6米。该出口被堵后,出口通道由过去的约6米减少了一半。而被堵的通道口正是大厦内部通往嘉宾路的通道出口,堵了之后,大厦内部通道向出口方向成为“s”型。如果由大厦里面向外面走时,不清楚内部的情况,往往会让人们找不到出口。

    南洋大厦每天客流量高达5万人以上,除三层裙楼作为商业经营用途外,还居住几百户居民,人口密集程度相对较高。该大厦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建设中存在消防通道窄小等“先天不足”,只有4个楼梯及出口可供消防逃生,通道严重不足。多年来,个别业主为个人利益将3米宽的逃生通道改窄,引发业主间纷争不断。在媒体和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们的持续关注下,罗湖区成立了“南洋大厦专案工作组”,对南洋大厦问题进行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