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来的护士确实经验不足

  • 合同护士又称编外护士,她们虽然受过专业教育,拥有护士证,却在医院没有正式编制。在本市不少医院,合同护士占一半以上,承担着大部分的护理工作。虽然2008年实施的《护士条例》规定,正式编制的护士和合同护士要同工同酬,但是,在某些医院,这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待遇不公使合同护士流失严重,护士荒愈演愈烈。

    在这家二级甲等医院,合同制护士占60%左右,“医院的基层护理都靠合同护士在顶着,可是我们却最不受重视,无论是物质待遇还是精神关怀。”小雪牢骚满腹,“去年,我们科室走了三名合同护士,因为受不了。有的跳去别的医院,有的干脆不做护士去做小买卖了。”

    通过医院的正规渠道采访合同护士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,听到这样的采访要求,医院通常会找各种借口推掉。记者发现,有不少以“某医院合同护士”命名的qq群,多的近百人,少的十几人,她们在网上抱团,而且交流相当活跃。记者获准进入最大的一个合同护士qq群,是本市一家二级甲等医院的,这里的80多名护士来自不同的科室,名字前面都挂着各自科室名称。这么多人汇聚一堂俨然是一个大本营,从发言看,这个群是她们能够畅所欲言的地方。

    无论是学历、专业水平,还是工作强度,几名合同护士表示,自己丝毫不比正式护士差,由于合同护士绝大多数都在临床做着最基层的工作,所以更苦更累。“夜里几乎睡不了,我现在在监护室,里面都是重病人,上班压力大,相当累,遇到抢救,几乎一宿不能睡。”小雪告诉记者,虽然按照排班,一个夜班之后可以休息一天,但是通常会加班,根本歇不了。另一名护士小白则表示:“整天面对着病人及家属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身体不算累,但精神必须总绷着,高度紧张。”

    “如果我们被打了,医院会出头为我们说话吗?我们这些合同护士本来就低人一等,很没有安全感。即使不被打伤,等我们不再年轻,不再有精力做这样超负荷的劳动,靠什么吃饭呢?”日前,安贞医院护士被打事件引发护理人员在网上集体大吐槽。记者发现,苦水吐得最多的是一个被称为“合同护士”的庞大群体。

    去年,由九三学社中央委员、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吴明牵头的《关于加强北京市护士队伍建设的调研报告》分析了合同护士大量存在的原因:“由于护理服务价格很低,很多医院认为护士不挣钱,护士数量越多医院越赔本,压缩护士人力数量成为医院降低成本的普遍手段。由于护士编制多年不增,但对护士需求却逐年增加,再加上对护士成本的控制,医院主要依靠增加合同聘用和人事派遣护士数量来扩大护士队伍。”

    工资:科室不同收入也不同,合同护士最低的1000多元,最高的4000多元,平均两三千元左右,比正式工少三分之一。

    然而,一个老护士在临床能超负荷运转多久呢?体力能否支撑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呢?小雪的期望是,靠着自己的努力,以后可以升任护士长,然而在她的同事看来,这个梦想是不切实际的。“到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护士长是合同工,最长的合同护士已经来了10年,依然在临床干最累的活。”小丁说,她对未来看得比较悲观,“我们出路不多,虽然我们也可以考职称,但是高一个职称级别高200元工资,还要看医院聘不聘,没什么意义。也许,唯一的希望是转正,但这是不可能的。”小丁是医院为数不多的北京户口的合同护士,“北京的也没用,因为根本没有护士的编制,已经很多年没进正式护士了,据说医院的编制也非常紧俏金贵,只能都给医生了。”

    早在2009年,北京市政协委员王杉就提出了关于“临时护士”的提案。她提出,北京的医院中有很多“临时护士”,她们平时和医院的正式护士从事着同样的劳动。但由于她们没有北京户口,只能签订临时的劳务合同,福利待遇和正式护士有较大差距,也不能参加工会。她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解决临时护士与正式护士之间“同工不同酬”的问题。

    奖金:有的科室规定合同护士工作半年或是一年后才能拿奖金,而且最初的奖金系数很低。还有的科室规定要封顶,正式工则没封顶,合同的就只能拿封顶的数。护士小雪说:“我以前的科室就这样,规定封顶1000元,我上了半年班才拿奖金。最开始就基本奖600元,两年之后涨到1000元,现在工作8年了,还是这数。”

    除了待遇不公之外,作为一个合同护士,小雪在医院感受最深的就是编制所划分出的“等级”。“医院里很多人都认为我们合同制护士水平不行,一遇到出了什么问题,就会有人说,他们是合同的。”小雪为此感到苦恼,她说:“这让我们感觉低人一等。”

    据吴明介绍,目前医院中40%至50%的护士是合同制或人事派遣制等非编制内护士,在实际中存在着编制内护士与非编制内同工不同“酬”的现象,主要表现在:在收入、住房公积金、部分保险等方面,正式编制护士优于合同制护士;合同护士参与管理及晋升的机会要明显少于在编护士。他呼吁“政府应适当增加各类医院的护士编制数,提高正式编制护士的比例。”他认为,如果不尽快扭转当前的局面,恐怕护士数量短缺还将加剧,护理的质量也会随之下降,医患关系也甚至会加剧恶化。而这势必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。(记者 张鹏)

    合同护士的纷纷跳槽,引发医院的强烈不满。小雪承认,因待遇低强度高,合同护士流动性确实非常大,随时有人走,医院被迫频繁招聘新人,“新来的护士确实经验不足,水平不够,这也成了合同护士总被批评,被人看不起的原因,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。”

    对于小雪这样的外地女孩来说,前路更加艰难:“几年下来,身边的姐妹不知走了多少,回老家成亲,换份轻闲的工作,相夫教子,算是好的归宿。”

    看着同科室的姐妹纷纷跳槽,小雪一直在走与不走之间纠结:“想走,但是觉得走了挺不甘心的,毕竟干了这么多年了,要是到了别的医院,工龄要重新算的。我在这已经8年了,再有两年我休工龄假就能休十天了,如果我去了别的地方就要重新开始算起,工资也要从最低拿起。”而且,做了8年合同护士,按照医院的规定以后就不用每年签合同,可以签长久合同了,这意味着小雪可以在这个医院一直干到退休,如果她愿意的话。

    对比几名护士的算账,记者了解到,在这样一家二级甲等医院,一名合同护士的收入和待遇与正式护士的差别是这样的——

    她们称自己为“便宜护士”,因为和正式护士比起来,她们确实是一种便宜的劳动力。护士小丁说:“你没看见现在好多医院在招合同护士,都要求外地户口,年龄18岁至23岁,中专,未婚,只要集体宿舍有张床板,最低的工资就能满足的这些年轻的姑娘,因为她们年轻、听话、肯干……”虽然她们知道《护士条例》早就规定合同制护士和正式编制的护士要同工同酬,本市也有一些医院开始实施,但依然有不少医院,那仅是一个梦想。几名护士七嘴八舌为记者算了一笔账,算出了一个合同护士的“便宜之处”。

    记者说明采访来意,群里却一下子安静下来,长时间沉默后终于有人说话了:“我们很想说,但是不敢说,要是让医院知道了会被开除的。”在记者承诺对医院和姓名保密之后,几名护士终于和记者聊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