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留下施工工人和监理人员

  • 江雁依山郡顶楼违建的问题,也让宝塔桥街道伤透了脑筋,城管科一名负责人说:“我们上门的时候,业主从来不会在现场,留下的工人,要么不理我们,要么干脆不开门。”这名负责人坦言,业主这样打太极,真是挖空了心思,“城管还不能走强拆程序,因为业主会说根本没有收到停工和自拆通知,程序不走完,是不能强拆的。”

    难道这些违建真的就没有办法解决吗?该负责人表示,目前他们已经要求物业公司严把门卫关,“先做到不让违建继续蔓延,我们让门卫严把大门,对于建材等盖违建需要用到的东西,严格审查,不准许轻易放进门,”他说,“接下来还是要一步步按照程序来,先停工,然后要求业主自拆,最后再启动强拆程序,违建是一定要拆除的。”

    家有三层楼,楼顶有养鱼池有喷水口,还有花架子,按理说,这样的房子应该是一幢别墅。可是,这却出现在了南京鼓楼区江雁依山郡小区16幢的楼顶。原本属于所有业主的楼顶平台,被11楼的业主霸占,经过改造,这户业主原先跃层的房子,最终成了拥有三层楼的“别墅”,对此,其他业主怨声载道。早在一年多前,现代快报就关注过江雁依山郡楼顶的违建问题,可是一年半过去了,情况不仅没有改观,违建的搭建却越来越疯狂。

    城管表态

    平台上搭了两间房

    业主如此疯狂加盖,物业公司为什么置之不理呢?对此,江雁依山郡物业服务中心表示非常无奈,一名工作人员说:“在一年多前,我们就收到了多起业主投诉,我们早就下发过停工通知,但是业主根本不拿我们当一回事。”据了解,从违建开始施工,业主就几乎不再露面,只留下施工工人和监理人员,因此,物业公司的通知完全石沉大海。

    现状

    今年8月中旬,北京白石桥路人济山庄小区楼顶上气势惊人的别墅备受媒体关注。这座堪比“花果山”的楼顶违建从2008年开始建设,顶楼业主加建了两层的楼房,另外还敷设了岩石质感的外壳,种植了花草、树木,还设有假山。从北京的西北三环望过去,犹如一座“花果山”。8月底,这座“花果山”被逐渐拆除。此后,在媒体舆论的监督下,各地“最牛违建”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,让人感叹违建的疯狂何时才能到头呢?

    从16幢下来,记者又发现,江雁依山郡小区里,绝大部分楼顶都盖着违建,因为几乎所有楼的楼顶外观都不一样。15幢、19幢和20幢,平台上都盖起了大小不等的房间,有的是玻璃房,有的则是砖墙。19幢的业主朱先生说:“楼顶那么大的面积,想占便宜的人肯定很多,11楼业主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。”据朱先生介绍,11楼跃层房,建筑面积在205平米左右,实得面积约是175平米,“这么一加盖,房子顿时变成300平米,这么舒服的房子,肯定谁都想住。”

    昨天下午,现代快报记者到达江雁依山郡16幢的11楼后,又步行了两层来到楼顶,刚踏上平台,记者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那里俨然成了一个小型的建筑工地。据其他业主介绍,原本平台就是一片开阔的空间,可是现在却被11楼的业主改造得面目全非。首先,11楼业主在自家二楼的屋顶上,搭出了一间近10平米的小房间,随后,他又将平台的一半用铁栅栏封死,将那数十平米的地方都变成了私家花园。花园里有一排蓄水池,水池旁的墙壁上还有用石材堆砌的喷水口。对于这样的改造,其他业主只能无奈地摇摇头,业主楚女士(化姓)说:“其实,小区里不少楼顶都有违建,但是,这户人家也太过分了,把整个平台都圈起来,太不拿别的业主当回事了。”

    楼顶违建随处可见

    物业怎么不管?

    疑问

    难度再大也要拆除